守真玥

日月星辰
Ad 2:
2022-09-23 00:48:41 (UTC)

螃蟹的求救 🦀

我跟一位同事提早從辦公室溜了出來,直往附近的海鮮🦞酒家吃午飯。 由於只得兩個人而我又不吃海鮮,因此簡單的挑了幾道點心。

同事請教有關風水擺設的問題,我向他逐一解釋。 其間總感到有人在呼叫我,但這不是人類的語言、又不是動物的聲音、也不是機械的波頻,可說是生物腦電波躍動的干擾,實在難以用筆墨能形容。 我盡力專注於對話🀄️,可是干擾久久未停,令我無法繼續下去。 於是隨着波頻的方向望去,看👀見遠處有隻困在小水缸裡的皇帝蟹🦀。 對!就是牠了,一直不停地向我求救。 遠處的盡頭是一整排從天花到地板格仔式的玻璃魚缸,牠就在左上角最頂的一格,也許大多數吃海鮮的食客都是晚市來光顧,現在時間尚早新貨海鮮未有補上,那裡就只餘下一隻皇帝蟹🦀及中下方的一尾魚🐟,九成魚缸到時空置的。

牠緩緩地嘗試從魚缸裏爬出來,我望了一眼便轉頭繼續同事的對話。 可是電波干擾一直沒停而且還越加頻密,我實在無法集中於對話,望着牠心裡道:「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嗎?」 講剛下,皇帝蟹🦀接收到我的訊息並即時作出反應,瘋狂地抓着魚缸要爬出來,每每拚命地爬到缸邊便滑下來,可是他沒有放棄,仍然繼續努力地爪着缸邊。 我告訴在場的同事,原本不敢相信的他見到這一幕場面也感到驚訝! 我向在場的侍應生揮手,他走過來我面前,我問:「水缸裡那隻皇帝蟹🦀蟹要多少錢?」 他回答道:「大概千五、六元吧!」 我告訴他不是打算吃的,侍應生立即反應過來說:「沒有用的! 香港的水域不宜放生這種蟹,而且要在四至六度的水溫才可生存,就算你把牠放到香港的水域,結果也是一樣的。

我提了口氣再望向牠,心說道:「對不起! 剛才問了侍應生,他說香港的水域和溫度不適合你,就算我把你買下來放生,仍然🈚️法讓你存活。」話畢,牠立即停止瘋狂的攀爬,六爪齊放整隻蟹身沉降到缸底去動也不動。 淚水不受控的我只好對牠説:「現在能夠為你做的,就是幫你歸依佛法僧,希望在你臨終之時減少痛楚,今生一盡即能往生極樂國土,阿彌陀佛和祂的聖眾來接引你。 記得心中不斷默念 { 南無阿彌陀佛}啊!」
相信皇帝蟹🦀知道自己在刧難逃,完全失去求生意志,直到我離坐時牠也是沉在缸底沒有反應。

回憶起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多年,但仍然有時問自己要是歷史重演我會如何處理? 也許做法會隨着當時的狀況有所不同,唯一不變的就是幫牠三歸依,希望由菩薩來為牠作主好了。

下次當大家走進海鮮酒家打算大飽口福的時候,不妨想起我這次的經歷,看看是否能聽到海族🐙🦑🦐🦞🦀🐠們的哭泣及向你呼救?



Ad:0
Want some cocktail tips? Try some drinks recipes over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