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ena

Sheena's diary
Ad 2:
2020-10-29 11:32:46 (UTC)

杂烩火锅!

  我不能再吃了。我这么想着,又夹了一筷子牛肉。檀椒在煮牛肉时加了奶酪,喷香扑鼻,筷子夹着肉块扯出缕缕奶酪丝儿来。
  这人可能就是想把我喂得胖胖的,然后趁着某个月黑风高之夜,直接把我绑了送去屠宰场。
  乳香味在口腔里弥漫,我忍不住失落地哀叹。檀椒一边剥着手里的石榴,一边好奇地抬眼看过来。
  我没说话,又忍不住一声叹。他的手指掐进了红宝石似的石榴籽里,莹莹汁水润染了他白皙的指尖。
  “味道不好?”他声音轻柔得像羽毛。
  我摇了摇头,“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的。”
  檀椒笑了,漆黑的眼睛弯成两牙新月,“也不必说这种谎。”
  “哪里是说谎。”我放下筷子,正襟敛容,“小时候能有树根草皮啃就是幸事,虽然长大后吃的食材好了,但一想起周围几十号人悄没声地盯着你吃,山珍海味也品不出好来。”
  “依我看,有山珍海味享用的那几年,你倒像过得不错。”
  这话可不得了。我赶忙凑到他身旁,腆脸涎笑,“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我是阶下囚,就算你给我吃泥土也是赏赐,更别说还能隔几日就喝酒啖肉,神仙也比不得。”
  “若当真如此,”他依旧笑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却像刀刃似的剜过来,“就别老想不开,寻死觅活了。”


A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