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

My China Memories
2011-10-23 14:53:00 (UTC)

胡言乱说

2011年10月23日 星期日 晴天
在白云山里发疯似的走了一天,下山来,累得也是一塌糊涂的,不过那正是我想要的,感觉甚好。
最近的日子过的比较糊涂,这是真的,糊涂得有点迷失了自我。身边有人说我怎么这样开放了,更有人说我怎么变得这样子油腔滑调了的,当然,我并不开放,我还是那个传统保守的男子;我也不会真的变得油腔滑调,我仍然是那个矜持的自己,但不少人的确是被一种表象所欺骗了,这也是真的。
有人讲过男人是视觉动物。在赏心与悦目之间,可能的确是有不少人会首先考虑悦目,视觉体验对男人来说或许真的是难以抗拒的。
一直都是极其的欣赏欢喜那种拥有知性美尤其是很有才华的女子,就像普通男人无法抗拒女子的那种视觉体验一样,知性才华的女子于我灵魂深处也是无法抗拒的。这样的女子倒也是有遇到过。
今得幸遇见一女子,她的才华放在如今这个不重视才华的社会中,已然是不可一世的,其才情甚至在我想象之外了。那种在字尖上跳舞,而且跳得那样高雅,是很神的。爱上爱玲,其实是一种幸福,这是她所说的。那我也是幸福的了。一个这样的女子,认真读了张爱玲的所有文字,还把所有其他人写张爱玲的文字作品寻来读,更有张爱玲在她的文字中有提及过的书籍作品,她都要找来读;amazing,我倒也是爱着爱玲的,但看了她的东西之后,觉得她对爱玲的那种爱已经进化到了一种痴的境界了,是远在我之上的。
后来读了一些她写的文字,有涉及到张爱玲、三毛、胡适之、梁任公、老子、尼采等等大家,一个读过这么多大家的优秀作品的女子,会是一个怎样的人,那种知性所散发出的魅力是多么的可贵。她的知性不尽在精深也在广博,我突然的就感觉到自己变得很低了,低到尘埃了去了,可我心里是欢喜的,这是真的,不管如何;俞伯牙遇到钟子期,那种欣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得到的。
这个世界神奇得很,有的时候,觉得最神奇的便是人与人之间的遇见。
好文字知性之人,自然可爱的要紧,可有的时候,又是觉得书读得多了,思想以及感情这些主观的东西便是会成为一种枷锁,是的,知性的人感情也跟着丰满起来了的,他(她)们的思想感情太真挚太细腻太深沉了,而这些主观的东西往往还是难以驾驭的,所以他(她)们便会在流年中受到了伤害。“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会是真的吗?表面看自然是愚昧荒诞的,可也还是有推敲的必要吧。
不得不承认,身边人的思想言行是能影响到自己的意志的,外在环境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若一个人身边总是一堆堕落不思进取的人围绕着,这个人也会在一种自然的意识中加入这样一个圈子,这是可怕的可悲的。
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有责任感的人,这一生需要去做的是有很多的,人生是一个在岁月流年中不断自我完善修复的过程,有的时候,我们的思想意识真是需要从一个盒子里跳出来的。
莫要再荒废流年了,也不要再为一些龌龊的事所困扰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A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