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

My China Memories
Ad 2:
2011-03-25 11:12:14 (UTC)

比邻

2011年3月25日 星期五 阴天
离开上一家公司也有七八个月了;如往常一样,我们这群为了理想或亦是Money的年轻人们好聚好散之后,就没有过多少联系了的,这倒也是正常的一种状态,同事嘛,望文生义就是大家在一起做事情的。这如今,电话的contracts中虽还是有部分以前的同事,QQ好友list中也是一大批前家公司的同事,只是现在能说上话的也没有几个,加之,现在自己上QQ都是隐身状态的;在这个虚拟的关系网中,似乎就是这样僵持着,你在我的好友list中,我也在你的好友list中,但是几乎么有话语,彼此也没有要删除对方的意思;这,倒也觉得有趣了的。
现在还保持联系的也就是那两三四个人而已,那时彼此在一起会走的进一些,便是会觉得有种独立于普通同事之外的一种感情。
今天以前的一个同事,一个已经升级为朋友了的同事打了电话给我,和上次一样,又是诉说她的苦恼来了。
和这个小女子倒也蛮有缘分的了;当时也是自己招聘她进来的,那时她是刚从上海回来,而公司特别需要人,面试的时候虽然试卷没有答得非常满意,只是终究人家也是在这个行业中混迹了好些年,也就没有在挑剔了,再说,人家还是未婚的姑娘,是该特别一点了的,哎!男人啊,就这点贱!
更有意思的是,她稀里糊涂的居然还和我住到同一个小区来了,而且还是住在同一栋楼,真有意思。又一次,她跟我说:
“这栋楼里有个疯子,一大早6点多钟就在放英语”
我听了,愣住了。因为这个放英语的人就是我。那时我是将计算机设置了每天早上6点就会自动开机并启动千千静听播放一些英文的,为了学习英文而已。这下便是搞清楚了,原来此女居然就是住在我的隔壁,仅仅一墙之隔啊,我就觉得奇怪,因为我播放英文时的声音并不大,我是知道不要影响到他人才好,也只能怨这墙壁的隔音太不好了吧。她是和他人合租的。那时,我是住416,她们是住418(没有417),就仅仅是隔一堵墙而已。这倒有引出一桩趣事来了。
那个小区是个新的小区,整个小区我都是第一个住进来的(一起应该住了近3年吧),我住进应该不多久,这个邻居也就住进来了,但是彼此也没有什么串门交往的,因为这个就是所谓的城市邻居文化,生活在城市中的人都是晓得的,尽管我们很多人都是来自乡下,但也不愿意打破这样文化,就好像西人说的:When you are in Roma, do as Roma’s do. 但是总是觉得这样很是变扭,有时早上去上班,一开门换鞋时,正好这邻居也出门上班换鞋,然后彼此弯下腰各自换鞋,两个头都快要亲密接触了,却仍然是没有communication的,好不自然。
现在那些生活在城市的So-called社会精英,早已是不知道何谓邻里之间,当然,更不会知道我们的文化中还有“远亲不如近邻”这份美德,这些人们显然已是和原本的自己越走越远,已经淡漠了自我的原始属性;好不悲哀。真是狗屁的文化,怎么会成这样子。
后来,我的这个美人同事住到了隔壁,有了这个桥梁,大家便是成了熟人了,以前在一起住了这样久,都是那种熟悉的陌生人,而现在却是一下子成了熟人,觉得挺有趣的。这样子,大家串门的日子也就多了,她们倒也常到我这边的阳台上晒晒衣服之类的,这才有点 人情味了。
同事,朋友,邻居,有这样三层关系了,就已经是很熟了。有时夜里趴在阳台上聊天倒也聊得很舒服,毕竟不管是工作上还是非工作上都有共同的东西,偶尔也嘻嘻闹闹的。那时我夜里偶尔会看看《聊斋志异》,便是常常拿书里的鬼故事恐吓于她,如今想起来,倒也成了一桩美好的记忆了。只是遗憾的是,这样两个人却是没有擦出什么火花,虽然离职后常和她玩笑。


Ad:0
Propeller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