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

My China Memories
Ad 2:
Want some cocktail tips? Try some drinks recipes over here
2011-03-04 10:37:21 (UTC)

以求不负我心

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多云
以求不负我心
冲了把凉水脸,指尖与眼神便开始在键盘里游离。
尊重还是挺重要的,不管两个人处于一种怎样的关系漩涡;对于这样亦或是那样,倒也无需过多挂念,生活总是在别处的,人生的意义之一,想必也就是在生命的历程中不断的奔跑不断的去追寻和欣赏这一路上的风景。
有次读三毛的散文,她有讲诉她也是在读刘墉的散文时,刘墉说到白日工作完毕,在夜晚的时光里,他总是喜欢一个人写写毛笔字,做几笔花,看几页好书等等。三毛有说她其中最欣赏的就似乎刘墉将这些自得其乐的时刻称之为“以求不负我心”。这句话说得那样贴切,多年来,自己何尝不是也就是在寻找这样几个字,只是苦于说不中肯,刘墉一语道出,快哉。
各人总是有自己的消遣方式,或是现代的那种灯红酒绿,亦或是古典的那样琴棋书画,只要是自己的爱好,想必旁人也不好八卦什么,尽管你我都晓得我们的身边总是会有那样些吃自己的饭,八卦别人的事的嘴脸的。那些灯红酒绿的日子像我这种人,总是无福消受的了,也就罢了,那种非人非鬼的日子从前人的笔下看来,倒也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情,那个风流倜傥的金燕西七爷难不成在青春年少的岁月中灯红酒绿得还不够吗,可是藏在那个黑色的屏风后面的又是什么呢?。这些事情吧,来来去去的也就不过如此罢了,都是浮云吧。
已经习惯了翻着书页的感觉,哪个星月下若是没有闻到书香的味儿,便是会觉得心里不踏实了,只是,我总是欣赏这种感觉的,还会有那样一点点的自我陶醉的。什么书都读上一读的,总是好的,生活在一种有着这样古老文明的国度里,至少是在精神上不至于感到空虚
,尽管是有那么点自我,而实际上,自己心里还是有底的,这样一点的东西,也就只不过能在那些小毛猴面前自我罢了,若是有那样一天假李鬼碰到真李逵了,想必定是会出糗的。
曾经的曾经,也是喜欢过夜生活的,每当浪漫的黄昏来临,看华灯初上、夜幕开始低垂,心底里总是充满了不厌的欣喜和期待;可是可恶的是,总归有那样一些人将夜和罪恶的事情联系在一起。那些曾经的岁月,就是日复一日的等待着美丽的月夜;台灯、笔尖、白纸、青蛙的倾诉、稻田的花香、淡淡的月光、还有偶尔一声的狗叫声一起装满了那极为幽静的夜,真是美丽极了,在那样一种氛围下,想必傻子也是会变成诗人了的。也就是在那些无数的夜中,思想了好多的事情,明白了自己之后,也就安然处之了,生活如何安排经营都与他人无关,只求不负我心便是了的。这便是想起林妹妹来了,这个林妹妹不讨贾府众人欢喜,无非是她坚持为了自己的心而活,不肯做人周全,这倒不一定是因为她不会;而宝姐姐从来不提心字,廉洁寡欲,提心吊胆的迎着晨曦后再目送夕阳,只是害怕人前人后失了照应,宝姐姐的这颗心,那才叫苦啊。林妹妹随时红颜薄命,但是,她至少是对得起自己的,她是不负己心的。
习惯夜深人静时泡一杯清茶、捧一本书、亮一盏灯,同书中的人物花草秉烛夜游而去。只要不是为了应付特定的考试,书的种类倒不需太讲究的,开卷总是有益;周易老庄三国红楼固然不错,武侠言情诗歌又有何不可;晚清和明国时期的小说固然是繁花似锦,而唐诗宋词那更是风情万种了的。聊斋志异虽然有趣得很,其实传记文学难道不及?在文它化哲学类的书籍中,总是可以探究它是如何以文字蝌蚪表达那看不见的神理;史记好看的很(尽管还没有仔细读过),可看司马迁是如何着墨于项羽;至于红楼梦,那是妖书一部;张恨水的言情小说写尽人生的沧桑繁华;随张爱玲那相当犀利的文字将人世间的丑恶批判得一丝不挂淋漓尽致。
只是那些浪漫诗意的月夜如今对我而言,已是不复存在了的;每一个城市的夜晚总是汽车的吵闹和刺眼的灯光,这完全失去了夜的本质,很是厌恶的。后来,知道了阴阳二气,子丑寅卯,便是慢慢从夜生活中走了出来。生命总是诚可贵的。
似乎偶尔已被旁人叫做了书呆子了的;呆是先天性的食古不化,痴是后天来的甘心领悟,不同的。只是总以为痴是个褒义词,又觉得自己还有点不够格的。
古人读书的目的都很明确的,读书大半为求功名能做官而已,不管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李太白,还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亦或是那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柳三变,总也是逃不出这个圈;虽然如此,而实际上也正是因为古时候的那些文人骚客的意气风发才造就了我们这热闹五比的文化,这种造就是隐藏的间接的;读书的人,运气好的不但不病,破庙中读着读着尚有妖艳无比的女鬼投怀送抱,那些身体差的就只有拿个锥子刺股才能不打瞌睡。这种苦读求的是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说不定招为驸马那更锦上添花。书生从此鲜衣怒马,戏文中就不再提起继续读书,这写得太好,不然就成败笔。
红楼梦里贾宝玉整日在女人堆里瞎混,事实上也没做过什么正经事情。看宝玉,吟风弄月自我陶醉,痴痴傻傻不似个读书人样子,偏偏冰雪聪明的姐姐妹妹个个都爱他不得了。说起宝哥哥,却有现世女子一样情有独钟,只为了为了他那颗啊最初的心。
负人固然不可刻意,负己太多便是亏损。只因感于书中几句闲语,生出那么多心得来,总是闲闲走笔,消夜又一章。心之何如,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却也无舟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此心谈何容易,认真苦寻,反而不得,拉杂写来,无非玩味生之欢悦快意,值此阳春良宵,是以自乐,唯求不负我心而已。
----2011年3月4日于子时


Ad:0
Want some cocktail tips? Try some drinks recipes over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