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

My China Memories
Ad 2:
Want some cocktail tips? Try some drinks recipes over here
2011-02-24 10:30:18 (UTC)

无题

2011年2月24日 星期四 阴天
今日的夜里,本是不想用指尖在键盘上起舞的,一天到晚的面对计算机屏幕,眼睛和皮肤都在抗议,刚用洗面奶清洗了,现在都能感觉到皮肤仍然有点不适的;加上喉咙稍微有点不舒服,可能是这恶劣的天气害的吧;这次春节从家里回来广州都十多天了,都没有享受过一丝像样的阳光,从家里带来的一些儿腊肉,么有了太阳,都发霉了。
想要关掉笔记本,发现昨天续写的那个Diary.dot还没有关闭,又想到要坚持下去,这样子便又到键盘上来演奏独角戏了。
对文字一直是有一种喜爱的,想用文字记录下每天的心路历程;想用文字记录下这一路走来的所有感到瞬间;想用文字记录下生命的悲欢离合........;只是,很多时候,敲下日期和一个空荡荡的题目,心里却有点空的样子;每每想起些事情来,内心却是感到不安的,那种不安就像每次总想写文字,想写一些关于最亲最爱的人的文字,每次到感动之处,付诸与笔端时,缺感到文字永远是无法描绘内心的真是情感的。在写作的过程中,那种一气呵成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随心所欲,心里想到哪就写到哪,哪怕是一些胡言乱语,只要自己喜欢,便是会写下来,是不需要顾及别人的感受的;喜欢听笔尖在纸面上划过的那种莎莎的音符,也喜欢听键盘上手指流动的声调,尤其是在安全的深夜,那音符很清脆纯美。
这段时间一直在读三毛的作品,也感觉到自己最近的文笔似乎在无意之中三毛化了;读三毛的作品,有种近乎飘渺的感觉,很真实,一个真实的女子和一种真实的时代所演绎出的一种真实的生命轨迹;三毛的文字作品并不深刻,也正是因为如此,每次三毛的父亲看三毛的作为时,常常会是因为作品的深刻性而批判她的;但是三毛的文字很有亲和力,就像是生活中一种很普通的说书讲故事一般,一旦你走进了这个故事,就会被一种神奇的魔力所吸引住,无法脱离开了。一个原本平凡叛逆孩提时代问题不断的小女子,却是科学神怪社会伦理宗教爱情武侠侦探推理散文天文地理新诗古词园艺美术汉乐哲学历史剧本杂文等等全都涉猎的女子,也真是让人佩服了的;只是为了追求自我,远走他乡,穿越那荒芜的撒哈拉,在世界各个角落飞来飞去。
只是,可惜得很,一个有着如此阅历读了这样多书的女子,最终还是以那样一种非正常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这又是为什么呢?真的是看破红尘了的缘故吗?生命的本身原本就有这非凡的神秘?似乎没有一个哲学流派思想能将生命本身的历程说的明了,一个人死了,究竟会是怎样的?真的就没有了吗?可是没有了究竟又是哪去了呢?看过耶鲁大学Open Course系统的一个叫做Death的哲学课程,那个小个子的大胡子教授提出:人是不会死掉的,我们所说的某某死掉了,是指他的Body消失了,而不是这个人的本身死掉了,因为这个人的Soul还是存在的,Body死了,人的本身就是会以一种其他的形式存在。据说有的物理学家便是人文Body死掉以后,是跑到另外一个时空隧道里去了的。这些哲学的思想,我是可以理解也是相信的。这样看来,三毛也是没有死掉的。
“如果选择自己结束生命的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在我,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这是三毛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中的一篇《不死鸟》中对父母说过的话。或许,三毛在这个世间活得真的太累太苦了,而去了那个更幸福的归宿之地了。


Ad:0
Want some cocktail tips? Try some drinks recipes over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