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

My China Memories
2011-02-21 10:27:44 (UTC)

文字之妖艳

2011年2月21日 星期一 多云
日记,本是间隔了很多年不写了的。
文字本身是一种优美的舞姿,有那么多人用文字跳舞跳的那样热闹,那样妖艳。
只所以要在键盘上写这样些文字,而不再留恋那支笔尖,也是有原因的。只因自己喜爱,多年前也是留下了一些文字的,还是一直封存着的,这些年月,基本上也就是一年会乡下一两次吧,加之存储条件不是很好,那些老旧的纸张都有点发黄了的,那还没什么的,只是这次回去,倒是大难临头了,那样多年自己一直珍藏着的文字,在这次房屋装修的过程中,居然被家人当做垃圾给处理掉了,被告知的原因是:那些本子都有点发霉了。当时真是欲哭无泪,可是自己有能做些什么才能挽回这巨大无形的损失呢?更大的悲剧是,一开始听说是当做废品卖掉了,那是多么凄惨了的,那些文字中或许还有一些隐私的,就这样当废品卖了,说不准还会被人拿去偷窥了;再后来有说是丢进门前那条河里去了,相当于前面的,这种法子倒是好的,至少是会被河水毁掉了的;就这么着,那些青春岁月往事就成一片空白了。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决定这些新的文字交给服务器来保存。
现如今重拾昔日岁月的爱好,一方面是自己热爱翻书时漂浮其书香的感觉和无法抵御文字的挑逗;再者就是为了驱除那所谓的郁闷吧,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什么玩的也没有,那样长久的夜空,一个单身年轻每天夜里如果不是找点对人生有意义的事情做做,想必是很郁闷了的,更是容易让自己颓废的,我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也那样的颓废过的,自然就是知道那种苦涩的感觉,在漫长的黑夜中,总是习惯以书相伴,只是,看得多了,偶然也会闪烁某些灵感的,于是,便是想将这种灵感永恒下来。还有一点原因,便是受到了那些大家的感染吧,我不知道古人是否也会写日记的,好像没有从哪里认知到这一点的,也是无从考证的,想必古人也是会记下一种与我们现在所说的日记类似的东西吧,只是那时没有这个称呼罢了。但是,我是知道的,20世纪的大家们都有这个习惯,像是鲁迅、郁达夫、胡适、徐志摩等等都是有记日记的习惯的,日记文学想必就是在那时候兴起的,只是这日记文学里头倒是有些有趣的事情了的,写日记的人,原本只是想写给自己的一部回忆录吧,但是假如是写的人成名了,死了以后便会印出;看的人也格外有趣味,因为他写的时候不像是做《内感篇》或是《外貌篇》似的须摆空架子,所以反而可以看出真的面目来的,好像,这正是日记的正宗嫡派了。但是,这也是有些特别的人和事的,比如那位适之先生在生前写他的日记时,据说他就知道他架鹤仙去后,后人会将其日记出版成书的,于是便是在他的日记中早就做了不少如此如此了的,这总是高明的,或许是适之先生当时确实太出名风头太大了点的缘故吧。
春节过来,原本想在住的地方也牵根网线过来的,这样下班回来夜里就可以“充实”了的,但是后来想想,一天上班那样就都挂在网络上,下班回来还是挂在网络上,总也就觉得不太好的,也无非就是看看那些可看可不看的网页,亦或者看看一些泡沫电视罢了的;唉,写着写着,都不知道要写什么了,感觉思绪又是蛮多的,只是就是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这文字啊,在我的指尖里,跳出的舞姿可就一点也不热闹妖艳了,甚至觉得很是臃肿。只是想想,这些文字也纯粹就是普通的流水账一般,想到哪也就写到哪吧,倒也无需刻意的去追求艳丽的辞藻了,就算想到的东西,无法写出来也是莫得关系的,时隔这样多年不曾写作,一时半会总还是无法返回当年那种妙笔生花出手成章的境地的;再说文字原本就无法表示人的心灵的全部,这也就是解释了人与人之间为什么总是会误会了。写了这样一段,倒是又想起老庄的思想来了。


Ad:0
https://monometric.io/ - Modern SaaS monitoring for your servers, cloud and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