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

My China Memories
2011-02-14 02:11:42 (UTC)

关于爱恋

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阴天
倒是好几回想写些关于爱恋方面的文字的,然每每指尖在键盘间滑落时,理好的思绪总会莫名的消失。
恰好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借以这个有点特殊意义的日子来画些无形的故事吧。
原本对于各式杂乱的节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倒是觉得平凡的日子是最为美妙的呢。
“一切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倒是越发相信这样一种言论了。而如今自己所处于的这样一种状态自然也是一种客观存在的,倒也是合理的了,无需为了这样一种状态而坐过多的辩解的。过不了几年就要进入那而立之年的区域了,和很多处于这种危险期的人们一样,每次回去总是逃不了婚姻事件的缠绵的,这样一个大龄青年,一个人回去时,就乡下那几个大字不识几个的恶毒妇人就难以让人应付了,这样的妇人我那个院子里倒也是有几个的,之所以说她们是恶毒的妇人,是因为据说她们在这种事件上的言语和心思的确是相当恶毒的,至于究竟是如何的恶毒,想必那时只有那些恶毒的妇人自己最是明了了吧,倒也是没有必要深究了。应付这些恶毒的妇人,我向来就是用几句平淡的语言夹以鄙视的眼神,以一笑而过之。
对现今正流行的婚姻观以及爱情价值取向,我是厌恶极了的,也正式如此,自己倒是常为一些自称颇为先进的人士说成是out了。只能是说,这如今物质文明越是发达,而人文精神却越是废墟了,那一大堆与我们传统美德直接冲突的糟粕文化冲击我们每一个人,而绝大多数的人们,究竟是做了这样一种糟粕文化的奴隶了,什么”二奶三奶现象”、“小三挡道”、“一夜情文化”如此如此,真是他妈的乱七八糟;也真是不明白现在的女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她们脑子了又究竟在想些什么,好好的正常人的日子不过,非去搞那些龌龊的勾当,又还有多少人知道,良臣不从二主,烈女不事二夫,从一而终是一种美德。而那些男子恐怕就都是一些脑残吧,缠绵于这样龌龊勾当的男人想必是极度不负责任的了,对自己,对女子,对家庭,对社会的安定都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这次第,何其哀也?究其之根源,恐教育之过欤。一个经受过良好教育熏陶的脑子,在这些龌龊的糟粕文化前,应该是不会那样不堪一击的。而如今,看看我们那一大圈的所谓的教育家们又在做着什么,一直都认为一种优秀的教育体系应该是从一开始就从人的心灵深处引导着人们,而我们的那些冠冕堂皇的一堆所谓的XXX机构和所谓的教育家又在做着什么呢?
要是张爱玲还活着,这如此如此看似正常的爱情啊,婚姻啊,男女啊,定会被她批判得血肉模糊体无完肤了的,只是爱玲去已,更为可惜的是,没有人遗传了张爱玲的基因,如今已是没有一支笔来讽刺这些糟粕了的。
爱是多么的圣洁啊,并不只是书里和戏里的爱才是可以圣洁的;爱情是圣洁的或是肮脏的,终究是在于爱河里的男女,他们的思想和人格便是爱情是否圣洁的一把尺子了。不管在哪个时空岁月,爱情的本质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的,那便是,这如今也是会有在书里或戏里那般纯洁的爱情了,你若是不相信,那唯一的法子想必就是去读书了。有个伟人是说过这样说过了的:若是有什么弄不明白的,你就应该到古人留下的书里去找答案了,那书里什么现象什么道理都跟你讲的明白了的。这个才华极高的人,一辈子就是只读先人留下的书,而自己确是什么都不著的。


Ad:0
Digital Ocean
Providing developers and businesses with a reliable, easy-to-use cloud computing platform of virtual servers (Droplets), object storage ( Spaces), an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