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

My China Memories
Ad 2:
PropellerAds
2011-02-12 02:06:56 (UTC)

过年琐记

2011年2月12日 星期六 阴天

对国人来说,回家过年已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任务、一种责任了;哪一年若是没有回家过年了,心头便是觉得有件大事没有完成一般了。
城里过年总是没有什么意思的,那无非就是放了几天假而已。
只是,如今乡下过年的趣味总也觉得少了,或许是人长大了都会有种这种认知的吧,俗语也是说:只有小孩子才盼这过年,大人是盼着插田的。小时候正月里总是觉得异常热闹的,那时候,我们姓氏还会耍龙灯的,一群小孩子跟着一群大人顶着个龙灯,穿来走去的,煞是有趣;耍龙灯不仅是要在自己村子里耍的,有的年份还会开着车去很远的地方,一般是去另外一个和我们姓氏相同的一个地方,有点类似于走亲戚的样子吧,去这种地方,我们一段都是会得到相当隆重的接待的,因为大家本来都是一个姓氏,在很久以前,也就是一家人吧,倒也是不足为奇了;中国人对血缘亲情关系还是很看重的,寻根访祖也就是这个意思的吧。只是如今,在我们那的乡下,也是很少有耍龙灯这样的活动,倒是少了不少喜庆的气息了。
乡下过去一般是分两个阶段的,一个阶段是以除夕夜之前的这几天,再有就是正月开始的这些拜年的日子;除夕夜的前几天,一般的人家都是没有空闲的,说法是今年的事情必须要在大年30之前做完,不可拖到来年,这是相当晦气的。所以年前的几天一般都是整理内务,大清洁卫生这些一大堆得琐事的,可别小看着写不起眼的琐事,做起来还真是费事的,思绪不清的人,估计还得用笔写下来,要不很是容易忘记某件事没有做完的。好在家里有个王熙凤一般的妹妹,事事都由她安排妥当,我倒是什么事也不要操心,有时还故意摆一副大男子主义作风,翘着个二郎腿,享受享受冬日的阳关和乡村田园的萧条之美,倒是有趣极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让王熙凤有用武之地吧!
有些琐事倒是值的,我们门前是有一条小河的,这里差不多就是河流的最上游了,水都是从山涧里流出来的,很是清澈没有受过污染的,小时候,这河流便是我们的乐园,在河里捉鱼蟹,洗澡都是有趣的事情的;这次回去才发现原来一到年底,这些愚昧的人把所有的生活垃圾全部倒进了河桥墩下了,我一看真是觉得不可思议了,那下边是什么垃圾都有,真是有点让人恶心了,院子里的人们的思维是这样的:这些垃圾在明年上半年涨洪水的时候,就都会冲到新邵资江河里去了的。真是觉得好气也好笑,愚昧的人啊。这也只有让那些生活在河流下游的人们委屈委屈了。
传统习俗,过年是要在大门上贴上春联的;以前贴在大门上的春联都是主人自己写的,在一程度上,从大门上的春联和字迹就可以看到住在这屋子里的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了,主人的身份和品位也是可以从这些字里行间看出来的。前些年我在拜年的路上还常常找人家大门上的对联欣赏呢!而现在贴在大门上的春联却几乎都是花钱买来的印好的那种,或许再过那么些年,都没有几个人会写毛笔字了(孰之过欤???)。尽管印好的那种春联更为漂亮艳丽,可是却是完全没有了一种文化的气息,倒是商业味十足了,很没有意思的,先如今,乡下人都会在暗地里PK财力了,你家大门的对联是20块的,而别人大门的对联是50块的,这便宛然你很没有面子似的了的。更滑稽的一种场景时,不少是一家子都是不懂这些文化的,买了个对联来,压根就是分不清哪是上联哪是下联,哪贴门左边哪贴门右边的,而买来的对联的横批发现大多数都是印反了的,还有搞笑的,那些对联不少是连基本的仄起平落原则都没有遵守,都是写得乱得不得了的;不过想想,这也是不足为奇,买来的这些对联,都是经过了商业运作的,那些商人有这些文化底韵就不见得了。再说,这年头大家都是一般黑了,就算是你贴错了,也没人来嘲笑你了的;给力的可是“财”,而不再是“才”了。
每每回去了,总是不忘到乡下田埂深处走走,也会到小山边瞧瞧,这恐怕是我的嗜好了吧,原本一个年轻人优哉游哉的在乡下田埂中散步,在当地人们的眼中看来这是不正常不和谐的,乡下里,到田埂里去总是去做农活的。只是,不怎样留念都市的热闹和繁华,倒是对乡下那份恬静和山水念念不忘。
父母那一代,兄弟姐妹总是一大堆的,年轻人总是常年在外求生活,一年会来了,正月拜年总是要去的,血总是浓于水的,到处的堂兄弟姐妹一年也就只在这时候才有机会聚在一起,感觉总是很好的。
每年回家,总也是会有一些草莽成功人士,要向我们这样的后生传道授业解惑的,把他们的那些江湖经验传授于我们这些后生,他们开口也便是什么钱不钱之类的话题,倒也是很是现实的东西,无可厚非的;只是,他们所追求的那些现实的东西,并非我人生所追求的,也只能是说:志不同,道不合,但还是要与其为谋的。才与财,我更看重前者的。
大年初一,自然是要去给亲戚拜年;院子里吧,我倒也还算是个颇有口碑的后生了,大年的,那些前辈总也归都是要去拜一拜年的,乡下都不串门串门,那便和城市了没有什么分别了的,城里的邻里之间很少有相互走动的,那真是无趣极了。也并不是所有后生都像我们这般大方的,也有些年轻人每每一回家来就是像古时候的小姐一般,整日的将自己锁在闺房里头,不出来见人的,其他的人也自然不会去那里串门了的,好像院子里从来就没有这么些人似的呢。
正月里还有件事,那便是大开吃戒了。乡下里真的是什么都好吃得不得了,都是纯天然绿色食品的,家里养的那些猪肉,鸡肉,鸭肉比在城里超市买的好吃多了。倒不像那些小姑娘,总是以保持身材苗条、减肥之类为己任,明明也是想吃大鱼大肉的,可是就是只能用眼睛来吃了;我可是不管的,来者不拒,吃了一顿又一顿,尽管自己的体型已破是丰满了。每每在餐桌上啊,我那王熙凤妹妹啊,就是看着我吃得稀里哗啦的,很是有趣。


A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