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eedOne

heavenishere
2007-04-23 16:46:37 (UTC)

錦嫦..Charcoal!

剛剛和man pan通過電話,這是一次聲音的重遇。我已經有11年冇聽過佢
把聲了。
我發現我每次同異性傾電話,把聲都會高兩度:)或者可以咁講,係每次同同性
傾電話,都低兩度者...。

Charcoal,我知妳睇到依度:)我想同妳講,妳咪話過自己福杯滿溢呢,我今
日先想通咩叫 福杯滿溢。

我覺得福杯滿溢好似水力發電(HEP)咁,上帝的恩典是直瀉的河水,我就
係果個渦輪。原本渦輪都可以靠住流水以外的供應去發動,好似我可以靠水、
食物、音樂等等去供養身心靈;不過,唯有奔流的流水方能令渦輪發動得淋漓
盡致,因為個渦輪的結構原本就係為左配合流水而造。
唯靠上帝的恩典,不靠己力,我才能把我活出來。
當然,同樣道理,把福杯滿溢比喻成風力發電就

更有詩意了:)因為約翰福音三8:
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那裡來,往那裡去;凡從聖靈生
的,也是如此。

凡信耶穌的一刻,我就是從聖靈生出來了。聖靈是風,我就是風車:)

把 福杯滿溢比喻成風力發電,比水力發電更有詩意,但是,比喻成水力發
電,倒是
把上帝給我的恩典,說得更貼近現在的境況:)

現在,我和Charcoal一樣都是 福杯滿溢!

大頭蝦海獅

小華:搵個王子嫁左去啦

WingWing Lam:願主跌一個好男人落黎照顧你呢隻大頭蝦海獅

...

:_)

我同淑瑩都係一個古代人黎嫁喎。唔同的是淑瑩是長年在家裏繡花,我就係吟
詩。
美人卷珠簾,深坐蹙蛾眉。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怨情》李白>


我一面吟詩,一面等秋菊衝入黎同我講:「小姐,游家公子黎提親呀!」


A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