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eedOne

heavenishere
2007-02-26 17:19:01 (UTC)

好柔軟的大笨象

今天一踏出Pricilla她們家的門,我已心中不妙
肚.....痛
我要屋企個廁所呀呀呀呀呀呀(神經過敏的我,係用唔到家以外的toile
t處理肚痛的)
..肚.....痛
加上..
好p餓
原本我補緊習既時候都唔覺,不過一鬆弛下來,就真係好餓,餓到有d神智錯
亂嚮荒山野嶺都會聞到陣陣飯香....更餓
本來我想飛奔返屋企..不過肚痛要好慢好慢咁行...如果唔係....
本來我想買d野食,不過食d野落去又會增加腸的負苛..

我忍
..
由新峰到廣福...我忍....不過嚮依個時候...我眼訓..
好,由新峰到廣福,我忍..我忍肚痛忍肚餓忍眼訓!我忍!
點之...事實總是比想像中殘酷...............
就黎去到樓下
我先發現
我唔記得左去大埔墟攞相!!
D相係趕住的!
間曬相鋪仲有45分鍾就閂門!
一來一回要8個字先返到屋企!
係8個字啊!!
8個字!!足夠我阿哥跑10K有餘了!!

我決定
都係忍(嚮依個時候,我已經餓到ON居居了)
..
好急啊..
又唔跑得(就算跑得我都已經冇力跑)
於是我低頭望住腳尖
望住佢地一步一步走
每踏出一步,我都同自己講:拿,妳行埋下一步,咁就夠嫁喇..唔好抬頭望
前路啊
因為如果一俾我發現前面仲有十萬八千里的話
我一定支持唔到返屋企的啊!
......
這一刻我對「你的話是我 腳 前 的燈、路 上 的光」有了新的體會..
...


A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