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

yanyan
Ad 0:
Ezoic
2006-10-03 12:27:12 (UTC)

昨天,又一位他的..


昨天,又一位他的好朋友结婚,他一定很悲伤吧,虽然他总是在我面前表现
得毫无所谓。我突然想起我曾赠给他的一首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
云作者痴,谁解其中情?我真不是故意的,但我总在他玩世不恭的眼神里读到
似泣的哀伤。他那种饱经沧桑的无奈,让我不由得泛起一丝丝心痛。我真的希
望有一天,我能看到他由衷的笑容。


Ad:0
Try a new drinks recip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