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eedOne

heavenishere
Ad 2:
2006-06-13 11:09:16 (UTC)

好N痛

不嬲都好少痛症
period都唔痛
都好少貧血
只有熱力四射
好少手凍腳凍凍冰冰
但係我今日卒之都明白點解d病患會發冷、話「我好凍」..
我血壓低到支持唔到我活動
思想都覺得好費力
淨係可以曲嚮梳化度喘氣
全身不自控抖震
由手指腳指開始麻痺
成個身好快就俾冷汗浸住
那時候我想
d生病的人可能每天都感到我依個感受...
還有病患彌留
血壓一點一點降低
身體機能一點一點衰竭
我依個可能就係必經的感受
..
病患真係唔容易
我好似可以感受到少少耶穌嚮十架上面的難受

原來,我真係將自己的感受放大得太大了....
感覺不適的這刻
原來就已經「最適合」與神緊貼到最多。

近來才明白了一點點
原來溫柔並唔止溫柔咁簡單..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熄滅..
溫柔
係指對極大的痛楚中的生命有溫柔


Ad:0
Want some cocktail tips? Try some drinks recipes over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