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eedOne

heavenishere
Ad 2:
2006-01-23 17:23:40 (UTC)

anna

之前返銘恩0個時,出席弟兄姊妹親人的喪禮,成為左一個習慣呢。好似達哥
爸爸的喪禮、阿四媽媽的喪禮......
唔理個喪禮用咩形式,也是大棚人約埋一齊去的。
淑瑩和我就在Queenie爸爸的遺容前祈禱。
基督徒除了互相關心,也會關心彼此的家人..
參加喪禮一來是好見証,
二來失去親人的可憐人....也只得上帝才安慰得到呢..還記得握著親屬
的手祈禱(當然有問過對方想唔想啦)的時候...他們總是一直哭....

或者,唔應該將一間教會的文化,套落去另一間度?

啟業的婆婆的喪禮,其實我還真有感動要去的..不過得我一個....都係
唔去了..

願上帝賜平安予祂喜愛的啟業、和他一家的人...。

**********************************

今日約左anna(學校社工,就是陪我入醫院的那個人),傾得好開心呢:)

anna......

其實我淨係識一個anna,就係莫壽增的圖書館助理。

在校園裏就很少有人在平日記得她的,離了校的就更不會關心...

我想anna也有40+,典雅的一個好人,用笑容就足夠令人自在。ann
a是安靜的,除了因為她是一位聾啞人士,也因為她周圍動人的氣息。她的神
情動靜沒有一絲抱怨和迷惘,未識0個時我真以為她是個平常的人。

我一直記掛anna。
我想她也會認得我的。
blessing:)

......

至於靈風的社工,
她在我的記憶海裏不叫「anna」,
記憶海裏....
她是我另一個心連心的姊姊。


A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