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eedOne

heavenishere
Ad 2:
2006-01-09 17:52:06 (UTC)

阿Lee,唔係咒妳呀

在日記本上畫著親愛的人的生日。我想:其實又有誰知道你我他可以過渡到那

些日子呢。

Lee,

其實妳的至親和普遍的所有人沒有兩樣,

我們都一天沒一天的過著。

妳全家人還比較幸運,起碼,

妳們的警覺性高,知道有可能、有機會沒有以後了,

識得將永遠的愛凝聚在這一瞬間,

我地?

依一刻仲籌算緊半年、一年後既事,

下一秒,

就從依個世界上消失,消失到好似從來都冇出現過一樣。

......

晚飯後,無聊地拿著媽媽的手機自拍。暗的,光的,三七面,不笑的,向上

的,影到馬尾的,影到書檯的..忽然我諗:

如果依排有咩意外(唔會自殺喇低能),我死,車頭相就用側面依張啦(大家

記得喇)。

......

點解唔著新買0個件外衣?我問穿著皮褸的爸爸。爸爸不喜歡皮褸的。

件件冬衣都著下囉,...。他把「點知有冇機會下個冬天著」說得很輕。今

日,爸爸趁住辦年貨,買左新既銀包。我問佢通常個銀包可以用幾多年。

兩、三年倒。他答。

其實都好難講!他忽然煞有介事的大笑。

俾人偷左又唔定,

他頓了一頓,續說,

腳指向天又唔定呢!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


Ad:0
Try a new drinks recip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