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eedOne

heavenishere
Ad 2:
Try a free new dating site? Wiex dating
2005-11-29 15:59:27 (UTC)

我真可愛

依個零禮拜開始返靈修和讀經,習慣了邊靈修,邊寫下從神領受的東西和心裏
面散亂而又強烈的呼求。
某天,在開始靈修之前,忽然福至心靈的在本子上記道:

(當笑話看好了,不要認真)「穎妮說要替我造一個牌子,上面寫著不能失去
我的人的名字:她、我的爸媽、...掛在我的胸前,好提醒我世上有這麼多
人愛我,我不能去死。
每個醫生初次替我診症,都會問我:『妳有沒有寫好了遺書?』看來,有沒有
寫遺書是一個病態程度的指標。
從前沒有,但將會有;這就是我的遺書。
我沒有打算去死,但想死的念頭沒有任何一刻比這一刻更烈。
(然後,我寫下了我的名字、身分證號碼、地址和病歷。)
至於為何要去死,那是因為我想結束當下的狀態。我知道只要我在這一刻向任
何一個人求助,我也會打消自殺的念頭,再試著活下去的;正因為我試過太多
次以為會好過來的,可是終歸又回到起點,所以這次我決定不求助了。
我好辛苦。看著身邊的人每天也有不同的經歷,每一個人也一天比一天成熟,
生命的內容在一天一天的增多,我真的很辛苦。

寫到這裏,我的腦海忽然自動function了心理學家教的一項技術--不要比
較。我感到辛苦,其實是因為我有一個「一個人的存在意義在於他的生活內容
是否豐富」的標準。這個標準只是我的思想,不是真理。標準是會隨年月、人
的喜好、地方而改變的,不必要為達不到這個標準而去死。試問一個癱瘓在病
床上的人的生活內容會有多豐富呢?
可是斌仔沒有放棄,
杏林子更是享受了她的生命。
況且,我的經歷也不見得蒼白--問誰會在夜半,寫著遺書的中途,忽然因著
自己的思想而改變主意了?」


Ad:0
yX Media - Monetize your website traffic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