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eedOne

heavenishere
Ad 2:
PropellerAds
2005-03-31 18:54:29 (UTC)

3月31日

慈愛的父神,你要快快教我呀!教我,當年,你是如何背負那種寂寞而生還
的。
我是不是在沒事找事做呢?
我是不是在玩火呢?
我是不是在偏離你而不自知呢?
主!
主啊,你要保護我......!
這些日子來,孩子肆意的任激情漫過自己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又一遍;原是
想止住風浪的......誰知道我只是用一個、一個更高更廣的海嘯去覆前
一個海嘯。
滿目瘡痍。
折騰死我了。
先是那篇小說,
然後跟文翔老師談真說話、
與穎妮的坦誠傾訴、
同王君炤chat、同曾文彬(真是久違了)chat、......
其實,
都不過是裏面的兩個我在排斥、互不肯融和。
「看,妳現在的樣子多麼猙獰,跟開學時謙卑的樣子是兩個人。」文翔老師
說。
「我知丫。兩個都是我。」我說。
一個追求更多、完美、私慾、摸拜、貪愛、中傷、殺戮、咽喉、......
無底的洞,把一切撕裂的黑洞。凶狠。飢餓。
「我宜家都一樣得得意意傻更更好得人鍾意咁額。」我跟故人說。
一個追求和平、寧謐、sound of slient、sound of
 color,是叢林盡頭、水聲淙淙小河邊,有一隻馴良的梅花鹿躺著。滿
足。悠遊。
欲吐和玉兔。
同性相拒。
費盡勁也混和不得的兩種引力。
我只是感到生命力和創造力被扼殺。
窒息。
有沒有看過《黑太陽》?日軍把一個嬰兒困在密室裏,然後把密室抽真空。
汽球一樣的升起、膨脹、裂開、爆破。水花四濺。......

主,你是大能大力、創始成終、流水是你的髮絲、日月是你的瞳仁、星河是你
的束腰、......卻壓縮在那個拿撒勒人的皮囊,又沒有裂開來;
你告訴孩子,怎地抵得那百年孤寂──永恆孤寂?
求你告訴我。

誠心所願!


A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