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kenSmile

brokensmiles diary
Ad 2:
Digital Ocean
Providing developers and businesses with a reliable, easy-to-use cloud computing platform of virtual servers (Droplets), object storage ( Spaces), and more.
2004-12-26 07:35:34 (UTC)

我的平安夜-有些东西是不会被忘却的

有一些东西总是不会被忘却的,因为在不知不觉中那些人那些事变成了一种习
惯,就算有一天戒掉了,也不会忘记它的味道。除非哪一天运气不好,得了老
年痴呆,大辈子的回忆不见去。。那是多悲惨的一件事。如果有一天我不记得
了第一次与他相遇的情景,不记得了他为我留下的第一滴的泪。另外一个我一
定会眼泪都哭干吧。(我是一直相信有两个我的,一个是现在打字的我,被外
界的种种因素控制,另外一个我是被锁在小黑屋子里的,那个才是真实的我,
这个我三天两头被‘物质我’欺负,只有在深更半夜万物寂静曾‘物质我’能量
最低的时候跑出来呐喊几声。这些感觉这些惆怅平时是见不得光的,太不物质
了太矫情了,被认识的人知道,不被人打死也被人笑死。)

另外还有一些事一些感觉会让我念念不忘,也不是什么屁大的事儿,可是会有
一段时间影响到我的情绪。今天看了一本小说,才恍然大悟,原来根本的原因
是我怕把那些个故事给忘了。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写日记,就算有一天我
真得了老年痴呆或是出了点什么天灾人祸失忆什么的,我的故事也不会消失。
写纸上太危险了,万一一个不小心被JON或是我那些个猪朋狗友发现,我真是
可以把脸皮摘下来搁裤兜里做人了。

昨晚平安夜JON跑去ALUN家弄E-BAY的东西去了,公司定的货前几天才刚到,
这几天他们一直忙着把产品扔上网。我一个人在家把能做的东西都做了,洗
尘,洗厕所,洗碗,擦家具。。所有东西做完也就一个小时。下午四点我就坐
在电脑前无所事事了。什么破圣诞啊,平时我也这样过,却从未觉得如此凄
凉。大概5,6点的时候,死破瓶那厮上线了,开口就问我家里有没麻将,我说
没有,他叫我上ALUN家借随便带上几个PS游戏然后再过SAMMY家。这丫的,
不是上次随口说了说我家的PS游戏多,估计今天他也不会叫我过去,当我整一
水鱼加跑腿。。算了,有人叫,好过自己一个人在家对着部电脑感叹人情冷
暖。其实,心中还是有一丝暗喜,为了这个我还一直抱怨自己没出息。

10来点的时候我就到了SAMMY家,花了30镑的的士钱,疼我的心直滴血。一进
门,不出所料,一片狼藉。他那边这段时间住了6,7个人,全都是放假从四面
八方逃难过来的,最远的住在WALES,最近的是我,20分钟车程。有两个横尸
在地上,不时翻翻眼皮。其他的几个上网的上网,打游戏的打游戏,LYNE坐
在沙发上发呆,就她一个人看见我来了兴奋一点,终于又多了一女同胞。其他
的人就只象征性的抬了抬头算是打招呼。

SAMMY看我还是那种不冷不热的眼神,和看我后面那沙发的温度差不多。心里
一阵绞痛,其实这比给我一大白眼还难受。就在两个月前,他还在MSN上跟我
说,就算知道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还是会继续对我好。当时我还感动了一
阵。。。现在想起来,这都是男生出的阴招,以退为进。当他明白没用的时
候,也就撤兵把你丢到过去式里去了。我也真TMD的反贱,之前口口声声对他
说别对我那么好我会难过,希望他能在另一个女孩身上找到幸福等等屁话,现
在怎么会感到心里又酸又苦的不是滋味呢? 其实人都想做别人生命里的
主角,喜不喜欢那个剧本又是另外一回事。做不了主角其实不难受,最难受的
是本来做主角,后来突然被换了下来,连配角都不是,顶多就是一跑龙套的。

我把心里的酸劲往牙里一咬,坐了下来陪LYNE发呆,不时讲一两句废话。破
瓶选了一张我带来的游戏放进机里,两眼发光的盯着电视屏幕。这个游戏是我
一生人中玩的第一个PS2 GAME,叫KINGDOM HEARTS,是FINAL
FATANCY和DISNEY合作出的。两年前刚买回来的时候,我和JON不日不夜的花
了7天把它玩爆了。中间还为了一些过不去的关吵了好几次架。破瓶和汉克那
两傻B绝对IQ少过100,玩了不到一小时就说无聊了想睡觉。然后问我有没什
么对打的游戏。这帮只用劳力娱乐的家伙,稍微用一点脑就犯困,我跟他们哪
里是一个档次。上次我在他们家,说了一句‘你们过得都是动物的生活,除了
吃就是睡,而且不是定时吃,LYNE做了就吃,不做你们也不叫饿,跟我家狗
也没什么区别’。那几个傻B不乐意了,扯大了喉咙开始嚷嚷,‘你怎么这么说
话,我们还有打游戏呢’。我嘿嘿了两声,回了一句,要我家狗IQ和你差不
错,估计现在也猫在那边打游戏呢。LYNE一口水扑的一声吐了出来,笑得直
岔气。那几个人型脂肪共同体愣在那边干瞪白眼,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大约到2,3点的时候,破瓶忍不住了,吵着要打麻将。我还真不想打,平时和
ALUN他们打都是玩钱的。玩什么都好,没有成败感,就特无聊。众意难违,
我百无聊赖的坐了下来。玩了几把,我眼皮都快掉下来了。于是我提议玩喝水
的,一次一杯,连续放炮就翻倍,坐庄放炮或是吃糊也要翻。谁先去厕所谁的
脸就要给我们涂鸦。。嘿嘿。。我是出了名的坏电子多。SAMMY曾有一次说过
我这人特奸诈。。不过估计他以后好的坏的都不会再评价我了吧。

LYNE不太会打,连续放炮两把,她拿着杯子楚楚动人的问我真的要喝完吗。
我奸笑的表情才刚在嘴角浮现一半,就被SAMMY骂回去了‘你没有搞错,人家
都不是很会打,你这不是摆明欺负人吗’。干!LYNE是破瓶老婆又不是你老
婆,人家都没坑气,你激动个P啊。我看着他没说话,前所未有的觉得他那么
陌生。之前那个老是静静陪着我说话大气也不出的SAMMY哪里去了。我低着
头,半饷没说话。

不过我这人,怎么不开心也好,也是咬咬牙把那些个郁闷往心里的小黑屋一
扔,贴上两到符,让这些恶魔暂时不能在人前作怪。精神上的痛不同肉体上的
痛,你可以不去感觉它,不去感觉它那也就不痛了。

这晚大家的状态都奇好,打到5点都还没人举白旗。一桶水已经喝光了,我的
眼皮也开始打架了。破瓶也受不了了,结果大家一直同意去睡觉,涂鸦的事也
就不了了之。

12点的时候,ALUN的电话把我吵醒了,说和JON在楼下等我。真是的,晚一点
来不行吗,我硬是活生生的被从美梦里拉回了现实,郁闷得我。由于没睡醒的
关系,我曾一度在电梯里不记得摁键,直到有其他人进来。一出去看见坐在前
面的JON,突然觉得在小黑屋里挣扎欲破门而出的恶魔一下没了动静,整个世
界又平静了下来。JON就是守在我身边的夜叉,就是我的城堡。无论多少妖魔
鬼怪在暗处虎视眈眈,无论外面怎样大风大雨,看见JON,我的世界顷刻变做
一片风和日丽。我一直认为这才是净化过的最坚固的爱情,不会加速心跳不会
让人寝食难安不会让人觉得患得患失,只会让人觉得平静觉得安全。即使在世
界灭亡前的那一刻,我也可以在他的臂弯下安详的睡着,没有一丝惊恐。

可悲的是,我是JON生命里的主角,他虽然在大多数时候在我的生命里也是,
可是某些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停停他的戏,让别人友情客串一下。为此,我觉
得我死后一定会下地狱。


Ad:0
Try a new drinks recip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