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moy

痞子明
2004-10-21 10:52:40 (UTC)

Impossible is something

這幾天的心情像坐過山車一樣。感嘆是等待的煎熬,自我信心的磨練。

信心是對所盼望的事有把握,對不能看的事能肯定。與神的坦白,令我心情愈來
愈輕省。記得有個小故事,一個幾歲大的小孩子,為要拿到瓶內的糖,不惜伸
手去拿。可是當他發現想拿走那些糖的時候,他的手根本拿不出來。結局當然
就是......

「無可能的」竟然是可能的。自以為一些工作,條件符合的,但卻音訊全無。想
不到是什麼原因。當我愈急,我便愈混亂。太多的聲音,來自「我」。我覺得有
時自己過份揀擇,自己有時又像「熊貓」,又像「浣熊」呢?

「熊貓」,主要是專食竹葉為主,非常挑食,現存世界上大約只有一千多隻,屬
頻危絕種動物。
「浣熊」,哺乳動物,雜食的表表者,相信是美洲繁殖最快的動物,能克服不同
惡劣的環境。

「浣熊」是一個機會主義者(opportunist), 時常都懂把握時機。
我就不大懂得把握,我還有「幾多(時間),......」可以同現實去賭一注呢?
我的底線放在那兒呢? 我不怕輸,只是怕半途而廢,輸了信心。

自己還有什麼必殺技呢?
好似放左係天國的保險箱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