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moy

痞子明
2004-09-05 14:31:15 (UTC)

小孩不懂怕

俄羅斯近代最嚴重的挾持人質事件上周五血腥結束後,當局周末公布死亡人數
暴增至三百二十二人 ,包括一百五十五名兒童,大部份死者是被武裝分子
布下的大量炸彈炸死 ,或因學校天花坍塌而遭壓斃 ,另有五百四十二人
傷 。官方初步調查顯示整個挾持人質計劃早在暑假已開始部署 ;相反 ,有
專家指俄羅斯特種部隊的營救行動像盤散沙 ,毫無協調可言 。

俄軍周末在北奧塞梯自治共和國別斯蘭市的學校清理現場時 ,首先拆除了 武
裝分子部署的四枚土製炸彈 。俄羅斯當局尚未交代何以這麼多人質喪生,只
重申俄軍動武救人沒有預先計劃 。傳媒對於觸發雙方火併的原因眾說紛紜 ,
有指是一名女武裝分子身上的炸彈意外爆炸 ,另一說則是困人質的學校體
育館天花一個炸彈掉下來爆炸 。人質爭相逃走時 ,有武裝分子向他們開
槍 。

滿布炸彈 天花懸18個

周末的電視片段 ,首次顯示被擊斃的武裝分子橫屍街頭情形 ,部份身穿迷彩
服 ,手僵硬得翹起來 。當局公布共有二十六名武裝分子被擊斃 ,無人被生
擒,但未表明是否有人在逃 。武裝分子除了把炸藥繫在身上 ,還在學校各處
布下了炸彈陣,至少幾十枚仍未爆,阻礙屍體挖掘。簡陋的土製炸彈、地雷,
包括盛三公斤重螺絲、鐵釘的塑膠炸彈,滿地滿牆都是,部份懸在天花、籃球
架上。炸彈滿校,據一名學童憶述,單是懸在天花的炸彈就有十八個;學校地
窖變成軍火庫,有大量槍械炸藥。一名安全官員指出,武裝分子不可能在展開
行動時,運送這麼大批炸彈、槍枝到學校,因此推測他們早在暑假學校維修時
已「暗度陳倉」,把軍火炸當建築物料偷運入學校,存放在地窖。

市內停屍間爆,開始腐爛的小童屍體露天擺放,屍臭伴隨響徹四周的哭泣聲。
有些得知摰愛悲慘下場的家人已哭得淚盡,欲哭無淚;還沒有找到失蹤親友的
市民,就只有在尋尋覓中受盡煎熬

在停屍間外面的草地,十四具小童屍體上周五下午席地擺放。他們的眼睛翻
白,染血的臉孔凝住死前的惶恐,小腳繫上名字識別卡。停屍間內的金屬床
和地板,另外堆滿超過四十具屍體,九月的酷熱開始令屍身腐爛,親人認屍都
要用手帕掩鼻。

「他們殺死我好了!」
「我的天啊!」市內醫院的停屍間處處可聞死者親人的哀號。草地上一名蹣跚
而行的婦人不斷叫喪生親人的名字:「我要瘋了!他們殺死我好了!」一個傷
心欲絕的男人,緊握死去兒子的手,悲痛得不能再哭;三個女親屬當場暈倒,
男孩的祖母神經質地拉開白布檢視血肉模糊的屍身,母親尖叫擊打地板發洩哀
傷。
在另一角的長椅上,貝拉找到十四歲姪女雷吉娜的屍體後,坐下來不住飲泣。
她說:「多慘的女孩。她媽媽還在醫院找另一個孩子,未知她已死。我之前
還告訴她霤吉娜安全,我現在要怎樣對她說?」

拿親人照片四處尋
這些親屬過去兩天已焦急夠了,上周五學校發生兩聲爆炸巨響標誌殺戮開始
時,他們只能乾急;部份有獵槍和機關槍傍身的市民圍學校,心急想找親友。
人質危機血腥收場,找尋親友的苦楚仍沒完沒了。市內醫院的牆上張貼了送進
當地醫院、北奧塞梯首府弗拉季卡夫卡茲和鄰鎮醫院的傷者名單,周末早上
幾十人圍找名字,有人索性拿失蹤親人的照片四處問護士,有人到各鎮醫院去
找,仍找不到親人。
他們尋人的焦急,連鄰居也受感染。古卡耶娃居住的大樓有一家人不見了媽
媽和兩個孩子,她說:「我們吃不下、睡不,甚麼也做不了。」英國《獨立
報》/美聯社

「小孩是無辜的,為何要傷害他們。看見電視機前,真令人悲慟不已。我只想
說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 」
-痞子明

小孩不懂怕
作曲:阿飛
填詞:陳文剛
編曲:胡波/阿飛
監製:胡波/阿飛/陳奕迅

為這世界別再亂打
請你倆位聽 不用調查
別向世界亂說著鬼話
哪會有人信 將戰鬥停下

人肉大爆炸 連累到百姓害怕 還請你收手吧
無謂將好好的家鄉 繁華變敗瓦 誰都不想失去家

誰變得孤和寡 風吹雨打
誰也都不想天天驚怕 害怕轉間遭轟炸*

小孩還不懂怕 攜炸彈出戰不需驚訝
別再扮得相當瀟洒(父母是否講真心話)

望見每個父母淚灑
呼叫到聲沙啞 手腳亂爬
別當百姓像個活標靶
你有冇人性 請你快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