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moy

痞子明
2003-05-24 16:27:53 (UTC)

毒氣試場

今天被安排到OEE的課室應考,那個又迫又嘈課室,看見真想作嘔。心想,課
室小一點,大家的心情可能沒感到那麼沈重吧。可惜.......
今早考的科目,叫做"organic synthesis",因著溝通方便的緣故,大家都
將它簡稱"org. syn."。一開始時,當大家看見那份org .syn.卷又難又悶的
equation,大家都暗裡苦笑。不知是否大家太過緊張,途中大家都密密去厠
所。
考到一半的時間,突然傳出一陣陣強烈,而且極濃縮的嗅味。大家都痛苦地忍
著那位沒良心的同學,為了一己的私慾,將大半個月的不滿,痛快地解放出來。
嗅味之強,令到坐得老遠的同學亦感受到其威力。
大家的無奈與憤怒,唯有變為內心的責罵----->經過這次"無仇報"的惡行,
大家都以為可以專心一點。可是街外又傳出似有人唱k 的歌聲什麼明年今日,
愛如潮水,都令大家的k隱發作。這種說不出的無奈,令大家不若而同地笑了一陣。

當考試完畢後,有一位同學為了剛才的"不是"大聲道歉,心想他真有"泡"。
可是原來只是想惡著上當的技倆,真是佩服...「拋磚引玉」。可惜,那惡者不
是那麼容易就範。後來,經過與一位同學的討論,我們將那位去厠所最長時間-
--不知是否去"org. ssssss" ,而且考試完畢又急忙離開的,所以被我們界
定為「有染者」。
在試場上的一起暗笑,是難得見到的機會。大家面對每次的考試,只是無奈地
接受著。考試就快結束,又代表人生進入不同的階段。雖然在bu讀書,苦頭可
賞不少,但感受到仍是無限的祝福與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