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Wong

who knows
Ad 0:
PropellerAds
2003-03-15 19:30:20 (UTC)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好不容易才捱過了朝十晚六的工作,拖著疲乏的身軀回家。本想倒頭大睡,
卻在途中遇上令我氣憤難平的一幕!

一個金髮青年,身穿皮褸,二十出頭,在我家樓下的行人道上大聲呼叫,似
在與人爭吵。走近一看,赫然發現,他正喝罵一個老婆婆! 更過份的,是他
站近老婆婆,像黑社會「互兇」般用粗話指罵她! 我沒聽清爭吵的內容,大
概是婆婆拾到一條鑰匙,問那青年是否物主,然後他嫌婆婆囉嗦,又說婆婆
「眼超超」之流。真的看得我無名火起三千丈! 正想過去臭罵那小子之際,
突然傳來「噠」的一聲,原來住在低層的居民也看不過眼那廢物的行徑,向
他擲雞蛋! 恨不得那雞蛋迎面擊中那臭小子! 他的同行者見形勢不妙,急忙
把他拖走。諷刺的是,他的女朋友還全程尷尬地站在他身旁,又未能阻止
他; 而最終扯走他的,是他的母親大人! 真替她們可悲...一個生了件垃
圾 (不要奢望「老來從子」了...),一個找了件丟臉的垃圾當男友 (看清
他的真面目了吧...)...可憐老婆婆無姑受辱,還被人問候祖宗十八代。不
過老婆婆也有她的,不慌不忙地道:「我老母死左好耐喇,唔岩你而家落去
搵佢呀!」好句!

唉,怪不得香港青少年被批評,連這樣的事也能發生... 對這些人,我只得
一個remark: 唔死都無用。可能我家有個偉大,能幹的祖母,令我由小至
大都明白到「敬老」的重要。每當在街上見到一些老婆婆彎腰拾鋁罐,坐在
路旁賣毛巾、鞋帶 (由其是冬天去西環可可食宵,總見到腸粉婆婆一時多仍
在漆黑的街角擺檔),又或者行乞時,鼻頭總會一酸。為什麼在一個這麼先
進的世代,我們能容許這些情況發生? 或許普通小市民,能做的只是「幫得
就幫」。不過最起碼,只要我們每人都好好尊敬及照顧自己身邊的長者,不
做那金髮青年之類的廢物,情況已可大大改善。但最重要的,還是為政者要
實踐「老有所依」的承諾。綜援一次過減11.1%,老人家也不能幸免 (他們
有些現在每月才得$2,500,還要減$300!); 公務員減薪,卻可享受
「033」的分期優惠 (而且其他福利仍有增無減)。這是甚麼樣的邏輯! 我
發誓,他朝有日,若我有能力的話,定必盡力幫助老人家!


Ad:1
yX Media - Monetize your website traffic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