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

Rose Palace (ª´ºÀ¬Ó®c)
Ad 2:
2002-12-23 15:56:45 (UTC)

孔乙己

突然想起滿口 "之乎者也" 的孔乙己,他不腳踏實地做人,但試想想一個高不

成,低不就的讀書人能幹些什麼

到底,他值不值得可憐呢?

魯迅沒告訴我,他只一味批評〔儒家是吃人的禮教〕

孔乙己:【知 茴香豆 怎寫嗎?】

孔乙己:【不知! 不行的,將來怎當掌櫃呢?】

孔乙己:【是 "茴香豆" 這樣寫的】

孔乙己:【給我暖些酒來!】

孔乙己:【什麼,怕我沒$找數?】

孔乙己:【先記帳吧!】

孔乙己:【我有工做了,很快會還清酒錢】

店小二:【你好無聊啊??????】

孔乙己:【嘻!小朋友們,來點茴香豆,怎麼樣,不錯的】

孔乙己:【喂!吃一夥好了】


結局:「孔乙己偷了 x舉人的書,被打至殘廢,小二最後一個見到孔乙己的

人,他爬來買酒,離開時只見到他殘缺的背影爬下爬下爬走了,那亦

是他最後的背影。」

真沒人情味,根本沒人對他施援手!


Ad:2